毒|第五章


周六是薛之谦难得的假期,倒了个夜班的时差,醒来时伴随着午餐的香气,是他最熟悉的小龙虾盖饭。
外卖已经放在桌上了,大张伟抱着琴窝在沙发里,在薛之谦走出卧室之后才敢把弦拨出声。
“……弄不成…这手太生了…”
大张伟低着头自言自语,两只脚在地面上上下下打着拍子。
自从薛之谦答应他今晚一起去盲蜂之后,大张伟就一直处于一种惴惴不安的状态中。把酱汁浇到米饭上,薛之谦偷偷瞄了一眼,大张伟像被朋友怂恿去给自己心爱女孩递情书的男生,带着急迫的紧张和期待。

晚上七点半,汪芝麻胡同对面的酒吧热闹了起来。大张伟领着薛之谦直接到了后台,在一堆啤酒箱子旁边找到了老板高岩松。
“这是……大张伟?”
客气地跟人点着头,大张伟把吉他从背上摘下来,打算开门见山。
“您这儿还缺驻唱么?”
高岩松知道,这孩子虽然贫,但也不是扯闲篇的人,省去没必要的寒暄,他用手指了指走廊深处敞开的屋门。
“里面两个呢,民谣,现在的小姑娘就爱听他们哼哼唧唧唱这些…”
“这么高雅啊…感情这年头哪都是学校草坪…”
和薛之谦交换了一个难办的眼神,大张伟知道这已经算委婉的拒绝了,今时不同往日,虽然往日也没好到哪里去,想到这点,他把头垂了下去。
“今儿怎么想着来了……咱们得有三年没见吧?”
“嗨!”大张伟摆摆手,“这不是要自力更生了嘛,既然您这儿有人了我就再去鼓楼底下转转…”
高岩松掐灭烟,三年没见,大张伟身后两个弹琴打鼓发型夸张的小孩已经没了踪影,换成了这个看起来沉静内敛的清秀男人。他不是好刨根问底的人,但是以前的交情放着,他也不忍心就这么打发了这两人。
“这样吧…一会你上去暖暖场,我给毛那儿挂个电话,你以后晚上去那儿唱。”
感激的话说出来也显得矫情,大张伟点点头,身后的薛之谦也跟着微微鞠了一躬。

看着两人往外走的背影,高岩松只觉得不可思议。大张伟以前的确不是爱撩蜜戏果儿的主儿,对丰满懂事的女孩情有独钟是朋友间人尽皆知的事儿,见过他身边带的人也不外乎都是如此,只不过没有一个长久认真的。但是这个人,看到大张伟走路时都帮他拦着地上的纸箱电线,举止间带着超乎普通感情的细节,也许真不是朋友二字可以简单概括的。
“后面有把新买的Fender你用么?”
高岩松冲大张伟喊了一句。
“不用,今天不插电。”
大张伟举了举手里的旧琴,走到外场去。

薛之谦自己找了个角落的位置,高岩松让人送过去一杯百利甜酒,也没有再过去打扰。
调了调话筒的高度,嗡鸣声把人们的目光吸引到台上。大张伟挎好吉他,舔了下嘴唇,轻轻拨动琴弦。
“I text a postcard, sent to you
我那张写给你的明信片
Did it go through?
不知它是否顺利到达
Sending all my love to you
将我所有的爱都寄给你了
You are the moonlight of my life every night
你是我夜复一夜的月光
Giving all my love to you
将一切的爱给予你
My beating heart belongs to you
我跳动的心也属于你
I walked for miles til I found you
我跋涉万里 直到将你发现
I'm here to honor you
只是为了向你承诺
If I lose everything in the fire
就算烈火将我的一切都燃尽
I'm sending all my love to you
我的爱也会被送到你身边……”

似乎是看着前方某个模糊的方向而没有焦距,一段唱完,少年般干净的嗓音感染了台下的听众,大张伟久违地在音乐里找到归属。
第二段主歌开始,他仰起头,对着酒吧一个黑暗的角落温柔地微笑。
穿过许多窃窃私语的人群、吧台和散乱的酒杯,两人的目光在某一点轻轻交汇了。薛之谦在暗处坐着,台上的人被白色的顶光笼罩,每一句歌词都像被放出笼子的鸽群,展开翅膀,飞到自己心头。
大张伟的目光再也没有移开,直到尾音落下。
是因为甜酒么,还是那歌太温柔,冥冥之中带有蛊惑人心的力量?薛之谦感到一阵发热,红晕从耳后渐渐染到脸上。台上人长久的凝视,带来一种这首歌只为自己而唱的错觉。
是错觉么,他把另一种暧昧的可能压在心底,看着台上发光的人,眼底晶亮。

回家的路上,两个人并肩走着,街灯照出婆娑的树影,不远处有片繁华的街道,广告屏和霓虹在半空招摇着,海市蜃楼一般。
“张伟……你什么时候开始弹琴的?”
“十四岁吧…”
拖拉着帆布鞋,大张伟故意把步伐大小和薛之谦调整得一致。
“那你上学那会应该挺受欢迎吧。”
大张伟仰起头笑出声来。
“您说得倒好听…有一回五四晚会几个孩子非得拱我上去,往那儿一站,我唱blink182,自己哐哐扒琴都不敢看台下,底下的人看我那眼神跟看一晾外面的裤衩似的…没法弄…”
“我觉得你唱歌很好听!真的!”
大张伟转头看着薛之谦,有点惊讶于他语气里的急切。
“……听见这话也算没白活,真希望我能早点认识您。”
大张伟叹了口气,一贯轻佻的语气掩盖了话里的感动与真心。薛之谦闻言轻轻说道:“现在也不晚啊……”
两人都静静笑着低下了头,大张伟想起他上学时候电视里播来播去的琼瑶剧,他一向不爱看这些你侬我侬的故事,但片头曲有句歌词他倒是记的真切。
是“相逢不晚,为何匆匆”吧……没有在最好的时候遇见又怎么样呢,大张伟乐观的相信明天永远比今天要好,花未开全月未圆,只要是遇见了,一切就还有圆满的余地。

但让大张伟没想到的是,薛之谦是酒量那么差的人。
进了巷子前半段还好,后半截就跟踩棉花似的一步一歪,刚拧开门就扑进沙发里,晕晕乎乎的傻笑。
“我说您这酒量以后就别喝了,感情喝杯菠萝啤就能被人卖了数钱去…”
“我没喝……是别人给我倒的…”
带着醉意的声音染上了一丝娇憨,薛之谦撑起眼皮,划水一般地朝大张伟伸出手臂。
“I text a postcard,…sent to you…did it go through…”不成调的歌一句句的哼出来,大张伟看着那双水汽蒙蒙的眼睛,觉着那发颤的尾音十分惹人怜爱。
“我要……”
一截细瘦的腰肢露了出来,随着主人仰头的动作形成一段令人浮想联翩的弧线。
大张伟捉住那只在空中到处乱挥的手,感觉到一阵颤抖从指尖传来。
“你要什么呀……”
声音低得近乎呢喃。
从手腕滑到掌心,大张伟缓缓将手指分开,和他十指相扣。
像打了一场艰难的战役,薛之谦放弃抵抗般地回握住他的手,泪水逼上眉眼,他沉没在甜蜜的心酸里,意识逐渐模糊。
“我要爱…我要很多很多的爱…”
在睡去之前,他用尽全身的力气说道……

评论 ( 5 )
热度 ( 81 )

© chasy_cha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