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第八章


如何才能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一个有才华的人呢…

薛之谦在这个问题上打转了许多年,他越是踽踽独行,越是被野心反噬。那时义无反顾的离开故乡,在自己所不熟悉的城市里,之前不断在心中敲打的欲望被现实衬托的不值一提…

大概是出人头地的目的太过强烈,他看着身边众多和自己一样的年轻人,像无数横渡海峡的泅潜者,在精疲力竭之前只能选择全力以赴。

一只苹果削完,薛之谦细心地切成容易打碎的小块,料理机搅拌出新鲜的果泥,通过注射器连接胃管,喂给还只能吃流食的父亲。

借钱补了一星期的住院费,他靠着病房阳台的栏杆发呆,直到被夜风吹落的烟蒂烧到指尖,薛之谦才回过神来。

这是为数不多他彻头彻尾感觉到失败的时刻…

薛之谦并不抱怨这个世界的枪火,人情,潜规则,只是自己攥紧的拳头无处发力,久而久之便麻木成一个僵硬的小丑。

当大张伟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时,他才意识到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

“您还没睡呢?”

薛之谦听着他散漫而温暖的声音,心里涌起一股潮湿的雾气。

“嗯,还没……”

“……那能麻烦您唱首歌儿么?”

毫无征兆的要求,语气里却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什么?”

“唱首生日快乐吧…今天我生日…”

薛之谦把手机从耳边放下,亮起的屏幕显示八月的最后一天已经到来。

“对不起…我…”

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有一种强烈的妄想,薛之谦无力地希望大张伟能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的内疚感化成具象的记忆,一张张都是那人的脸…微笑时他会把头歪向左边,大笑时他会向后仰脖子,害羞时低头咧着嘴角…难过时,难过时是什么样子…他似乎从来没有见过大张伟难过的模样…被自己忽略掉的生日,他会难过么?

“您就别瞎想了…”大张伟知道他沉默背后的心思,“人不在送个礼物不就得了…”

“那你想要什么?”

薛之谦问得认真,电话那头的大张伟想了想。

“您能给我幅画儿么?”

话音落了,薛之谦的脸上浮现出他看不见的苦笑。

“我的画又不值钱,要它做什么…”

“可没您这么不待见自己的人,您画的多好啊,赶明儿火了我就等着蹭几张养老呢。”

有些话还能给谁说呢,憋在心里的事情太多,薛之谦已经过得够不痛快了,他听着熟悉的调侃终于不由得脱口而出。

“张伟…我以后不想画画了…”

真正说出的那一刹那,并没有想象中的艰难和悲伤,薛之谦回头看了眼病房里安睡的父亲,脸上被那些监测仪器的红绿光映出一道道皱纹,衰老得真切而残忍。

“我爸爸需要我照顾,我也应该多陪陪他…”

这理由不容置疑,但终究只是理由。这个世界照旧运转,但大张伟能感觉到,在无法用肉眼看到的空间里,有什么东西悄然地改变了。

那你以后还回来北京么…这句堵在心口的话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大张伟只是安慰了几句,让他先把这段时间扛过了再说。

挂断电话之前,薛之谦努力把语气变得轻松。

“对了…还没说呢,祝你生日快乐……屋子里的画,你喜欢哪个就送给你…我过段时间回去把东西收拾一下…”

没有回答,薛之谦又补充了一句。

“……房租交到十月了,你可以先住着…”

“……好,我等你回来。”

薛之谦不敢再多说,结束通话之后,他咬紧嘴唇,亲手把梦想掷出一道不怎么好看的弧线,连带摔碎的还有那些尚在腹中的情感。

一周的时间过去,大张伟再次见到薛之谦的那天突然下了很大的雨,打车时鞋袜和裤脚已经湿透。两人从机场回家的一路上心照不宣地避开某些话题,彼此刘海都搭在前额上,在难挨的沉默里,浑身冷而狼狈。

隔着几个纸箱,大张伟倚着门看着已经开始空了的房间。薛之谦背对着他跪在地板上整理东西,杂物不多,大都是些画具和衣服,打包的胶带很难扯开,薛之谦尝试了几次都失败了,大张伟只能慢慢走过去帮他的忙。

封上箱子之后,薛之谦静静看了一会,衣柜,抽屉都了无一物,干净的让人心慌,他低下头想抱起一个纸箱走出卧室,却低估了它的重量…

“别哭了…”

大张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薛之谦放弃了徒劳的努力,重新靠着墙坐下,眼泪滴下来,裤子布料上沾着的墙粉被溶解干净。

“不要哭了…”

薛之谦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声音里也带上了哽咽,他看着大张伟跪在自己面前,那些抹都抹不干净的泪水被他靠近的嘴唇吻掉了。

“张伟…我好累…我不知道怎么了,好像总有些很难的事…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难以置信的,大张伟被他的台词打败了,一直以来小心翼翼的情感倾闸而出,他用力抱紧对面人的身体,姿势难堪,被压痛的关节发着麻,两人贴着的皮肤灼热,手脚却是一片冰凉。

薛之谦被压倒在地上,背胛骨被地板撞的生疼,他紧紧抓住张伟的肩膀,痛苦的喘息被淹没在一个深吻里。

上车:传送门

评论 ( 12 )
热度 ( 47 )

© chasy_cha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