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第十五章

薛之谦结婚了。

新娘是国内油画界巨匠的独生女,专业是装置艺术,开在酒仙桥的某个知名当代艺术中心就是她的地盘。

这场盛大的联姻落脚点永远是悬殊的家庭背景,所有媒体把目光集中在此,薛之谦趁着众目睽睽宣布他和新婚妻子已经收购了万世画廊,雄厚的艺术资本直接比肩荣宝斋。

在一片闪光灯和传统媒体的巨大版面上,薛之谦知道他的决定意味着什么。一场彼此得利的婚姻,一次巧妙及时的收购,累积无数拍卖泡沫的公司不值什么钱,极低的成本换来的是美术市场的资源渠道,他在艺术区和曾经的黑暗历史隔街相望,对面就是曾经让他狼狈逃出圈子的日本茶室,而曾经那个嘴脸丑恶的画廊老板,也即将亲眼见证自己的崛起和他的衰落。

风水轮流转,薛之谦不想把自己的行为定义为小人物复仇的励志故事,他只是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只能去把曾经拖曳着的不堪根系狠狠铲断。

靠着卧室的挑窗点起一颗烟,薛之谦看着穿丝质睡袍走进来的女人,眉头微蹙。

“小易,你大概知道…我对女人没兴趣…”

眼前是自己法定意义上的妻子,而他对她内在生活的全部基本一无所知。

“我对男人也没兴趣…”

小易勾起嘴角假笑了下,掀开被子上了床,冲他摆了摆手。

“你外屋睡去,我喜欢这间…”

薛之谦走出卧室时顺带关上房门,这栋房子算是小易的嫁妆,他没有房间的自主选择权也是自然。

偶尔的,小易会带女朋友回家,他就自己一个人回巷子里去住。那个曾经和大张伟生活过的小屋,是他有钱之后最大的一笔开销,几乎所有人都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要买一栋那么老旧的房子。

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在这个地方他才能一闭眼就想象到那个人翘着脚在沙发上扒琴的模样,黑色帆布鞋一晃一晃,像孩子一样。类似的细节还有很多,比如狭窄的厨房里,每次他下了晚班回来,那个人睡眼惺忪的端出一碗热粥,哈欠连天,嘴上却还不忘邀功……

后来薛之谦才发现,他爱上大张伟的时间节点,远比他认为的要早许多。

甚至他认为,那大概是属于一见钟情的。他的生命里从来不会为任何一个陌生人把门打开,而且毫无防备的请他进来……大张伟是第一个,也只能是最后一个。

薛之谦对着镜子,他妄图看清回忆里的自己,而眼角开始出现的细纹让他有些恐慌。

大张伟刑期过半,首次申请探亲假,一天,来回监狱押送。薛之谦是从王文博口中得到这个消息的,在每周一次的电话里,大张伟并没有告诉他。而其实,大张伟已经有一年没有和他有过任何联络了。

准备出狱那天,大张伟拿到一份外寄的便服,黑色的一身Rick Owens,他不用想也知道是谁送过来的。穿了那么多年的监服,柔软的布料套在身上让他觉得很不合适。大张伟自嘲般的摇了摇头,换上一套监狱里发的白色半袖和灰长裤,把那人送来的衣服悉心叠好,交还给狱警。

薛之谦洗了澡,用了大张伟最喜欢的柠檬罗勒香氛,挑了件白色衬衣,扣子解开三颗,暗自庆幸自己依然如故的皮肤。刘海放下来分向两边,本来想带着眼镜遮一下眼尾的细纹,后来又想到大张伟爱直接看进他的眼睛里,于是就作罢。

上午八点,在离监狱门口还有二十米左右,薛之谦看见大张伟的爸妈已经站在那边张望着,表情殷切。他只得把车停下来,知道自己没有立场过去,就只在远处默默看着。

铁门在一声急促的铃音后向两侧打开,薛之谦紧握着方向盘,门内缓缓走出一个黯然的身形。大张伟看上去结实了很多,错觉一般的,薛之谦觉得他第一次看起来像一个大人。他微垂着头,被迎上去的爸妈包围着,身后跟着两个狱警,寸步不离。薛之谦死死盯住他,无法接受他身上蒙着的那种灰色阴霾。他悲哀的发现,似乎大张伟曾经在舞台上活力四射、在他身边逗贫蹦哒的少年气息已经褪尽了。而大张伟只是匆匆瞥了一眼这边,便刻意忽视地回过头,直接钻进了车里,彼此隔绝。

晚上九点,车已经在大张伟家的楼下停了十几个小时,距离他再度失去自由的时间分秒倒计,而薛之谦还没有见到他。

仰头看了眼楼上十二层,亮灯的房间似乎触不可及。深呼吸后闭上眼睛,薛之谦凭借一股倔强的信念推开车门,进了漆黑的门洞。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大张伟神经质地浑身一震,母亲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走过去把手搭在门把上。

“谁啊?”

薛之谦感觉到浑身冰凉,他的手发着抖,用最后一点尊严努力把声线变的平稳。

“阿姨您好,我是张伟的朋友薛之谦。”

门打开的一瞬间,大张伟从沙发上站起来,那个人就站在门口,头发、眼睛、皮肤、嘴唇……一切和记忆重合,天然散发着一种纯粹的吸引。但很快的,几乎是无穷短的时间,大张伟从这种熟悉的诱惑中看到那些精致刻意的细节,衬衫的袖扣,耳钉上的锆石,戒指上的花型十字……他明白一些无法跨越的沟壑横亘在两人之间,这沟壑是他欣然去隔开的,但亲眼见证后却只剩下疲惫。

“哎哟,谢谢你这么晚还来看我们家张伟,都出了这事儿还对他不嫌弃,这孩子真仁义!”

薛之谦楞楞地听着大张伟母亲的话,原来他的家人从来都不知道儿子平白遭受牢狱之苦的真正原因。

短暂的沉默,大张伟的母亲意识到气氛的变化,她侧身把薛之谦让进来,朝里屋打了个手势。

“老张,过来让孩子们好好聊,咱俩出门转会儿,狗今天还没溜呢!”

门再次关上时,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薛之谦试探般的直视他的眼睛,一步一步的靠近。

就快走到他身边时,薛之谦停下脚步,他看到大张伟捏紧的拳头昭示了手臂上的道道青筋,似乎在努力隐忍着什么。

“张伟…你看我……”

发不出真正的声音,薛之谦用压在喉咙里的喘息说出这一句。

没有回应,他扑上去吻住他的嘴唇,那些干燥坚硬的唇纹没有迎接他柔软湿润的舔舐,闭紧的牙关阻碍薛之谦的深入。感受到大张伟身体明显的僵硬,他放开他,祈求般地看着他低垂的眉眼。

“……张伟…你不要这样…我结婚都是假的,我不喜欢那个女人,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你信我…你信我好不好…”

薛之谦害怕自己卑微到尘埃里也开不出花来,他急于解释一切,急于和他亲近,急于让所有事恢复到昔日一般的甜蜜又自然。

“你不用这样…我相信你…”

大张伟向后退了一步,宣布了薛之谦的努力失败。

看到他眼底泛红的一瞬间,大张伟的心像被人猛地按进了装满陈醋的罐子中,他无法通过回避目光来克制致命的心软,于是选择亲手撕裂那些初具雏形的伤口。

“我觉得挺好的…”

哑口无言,薛之谦像被击中般钉在原地,他张了张嘴,想继续解释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

大张伟看他束手无措的样子,努力压抑着想触碰他头发的手,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内什么,来不及解释了,上车:传送门


评论 ( 6 )
热度 ( 49 )

© chasy_cha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