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第十七章


大张伟有时候会想,自己五岁的时候一个人坐火车到上海去,穿过老城区的弄堂,敲那间最小房子的门。
给他开门的人大概是一个笑容慈祥的老妇人,在她身后一个大眼睛的孩子怯懦地探出头来,齐刘海软软的搭在额前,微微有些发卷。

五岁时的薛之谦简直是个女孩子,他们一起玩时,自己大概会忍不住欺负他吧。
大张伟看着报纸上登出的薛之谦的童年照这样想。薛之谦又获奖了,报纸给他做了专题,上面放出的照片他从来没有见过。

马上到了中秋节,监狱里要举办文艺演出,请了附近社区自己组织的舞蹈队来表演节目。
所有人都很兴奋,每天放风也都围绕这个话题聊着,大张伟才知道,他们其中一些囚犯已经有快十年没见过女人了。

被通知要唱歌时他愣了愣,狱警靠着推拉门看着他笑。
“怎么着大张伟,你原来不是唱歌的嘛,出个节目呗!”
接过递来的报名单,大张伟知道这差不多算布置任务了,没什么拒绝的余地。

“......成,您让我唱什么?”
“嗨,你以前那些歌我也没听过,你随便弄吧。”

狱警用电棍敲着墙面一路离开,大张伟被那刺耳的噪音吵的一阵发慌。
他很久没唱歌了,刚进来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在水房洗衣服时会小声哼几首,后来一些旋律在脑海里越来越模糊,他也就慢慢不再挣扎着拾起它们。

倒是大张伟的室友对这个消息表现的很兴奋。
“张伟哥,我可喜欢听歌了!我就想着在里面攒点钱出去买个mp3听听,那玩意高科技,特别小,里面能装几十首歌呢!”
大张伟没忍心告诉他MP3早就过时了,监狱里的人和外面脱节的厉害,他一直隐隐担心自己会不会也落到这个地步,每天的报纸送到阅览室,他下工之后再累也要看一眼。

其实他心里知道,自己只是想找到那个人的消息。


人们都说欢场无真爱,薛之谦不知道每次宴会上的那些小姑娘是怎么看出来自己婚姻生活不幸福的,加了劲往身上扑,美名其曰在他眼里看见了忧郁的孤独。

孤独…薛之谦自嘲地笑了,他觉得这词太温柔了点。有的时候照着镜子里自己的眼睛,他看到的只有一种死灰般的荒芜。

某几个姑娘持之以恒,其中一个叫小游在他面前连灌了自己三杯TOMORROW,成功让薛之谦记住了她的名字。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撑起倒在自己怀里的小游,薛之谦也不知道她是真醉假醉,当着全场的人就紧紧扒着自己的胳膊不放。
他也不想没有风度,不少人等着看他热闹,毕竟一个对女色淡漠到禁欲的男人,自然少不了风言风语缠身。

扶着她走出场外,薛之谦刚开了车门小游就主动钻了进去,短裙下光裸的长腿相互摩擦着,一抬手捞着薛之谦的脖子就往自己身上带。

薛之谦一把推开她,紧张地后退了两步。

小游眼神一凛,完全消退了醉酒时的迷蒙慵懒。
“薛之谦,你是gay么?”

没有说话,停车场里的白光照的人脑子发晕。

“你出名之前,和一个搞地下音乐的男的走的很近吧?”

薛之谦一下警觉起来,他毫无情绪的眼底燃起愤怒。
“你要干什么?”

小游看他起了反应,笑得得意。
“没想干嘛,喜欢你就去查了下你.....据我所知,那男人现在关进去了吧?”

看薛之谦握紧了拳头,小游从车里下来,一步步走到他面前,距离暧昧。
“我就是好奇,你们做的时候,是你在下面么?”

薛之谦低着头,用力抑制住自己情绪,他径直走向自己的车,没再看小游一眼。

薛之谦开出地库的时候才把憋着的一口气吐了出来。
他满身疲惫,没开出多远就把车停在路边。默默坐了一会,最后还是抵着方向盘埋下头去。

黑夜,他已经没什么时间概念了,所有天文特征指向世界上平庸的一刻,他感觉很多尘埃像雪一样落下来,压在他四周,空气变成某种质地粘稠的胶体,他被裹进去,濒临窒息又求死不得。

“去他妈的梦!去他妈的三十年!去他妈的张伟!统统去他妈的!”

薛之谦突然疯了一样的喊出来,趴在方向盘上孩子般嚎啕大哭。
那些愤怒又委屈的声音断断续续,像碾碎一把干燥的叶子。
“我好恨你...我真的好恨…….”

薛之谦的肩膀不可开交地发颤,他缓缓抬起头,街道上闪烁的霓虹变成一圈圈彩色的光晕,遥远如同另一个世界。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薛之谦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一些回忆里的声音突然响起,冰凉又温暖,如同一整个夏天池底的回声。

“真希望我能早点认识您。”
“现在也不晚啊。”

曾经的记忆浮出水面,在眼前梦一般闪过后,迅速的溶解下沉。

“我要是不爱你,那该多好……”
十点四十五分,薛之谦逃离庆祝自己获得ArtPrize奖的聚会,在一条陌生的街道上,泪流满面。

监狱熄灯的时间是十点半,已经累了一天的大张伟本来该很快睡着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心里一抽一抽的疼。
会是得病了么,他没有细想,躺着太难受,于是翻身坐在床边,看着窗户外的夜空发呆。
月亮不圆,半满的样子倒是比全月还好看些。大张伟莫名想到七年前的一个晚上,那是薛之谦第一次听他的演出,在汪芝麻胡同对过的盲蜂,结束后两人一起散着步回家,抬头也是这样的月色。
当时他给薛之谦讲自己学生时代的事,薛之谦认真听着,诚恳地夸了他好几句。
大张伟想着当时的情景,不自觉地泛起笑来。
他还记得当时他说自己真想早点认识薛之谦,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怎么过脑,心里这么想于是就这么说了。
本来说完还有些紧张,结果身边的人回的话一下让他心里柔软了起来。

“现在也不晚啊……”

他是这么说的吧,大张伟看着窗外的月光照向自己铺位墙边贴着的那幅画,感觉心口的疼好了不少,只留下一点隐隐作痛,就像平常他想起他那样。

评论 ( 3 )
热度 ( 59 )

© chasy_chasy | Powered by LOFTER